电锯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久久小说网www.newyorkwate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是一个纯白的空间。头顶、身旁,身下,一望无际的白向四面八方延伸。屁股下传来的触感告诉戈思远他正坐在实地上,低头看不见任何支撑身体的物质,盯着身下的时间长了便有一种自己正在无限下坠的感觉。

是没有参照物让大脑产生错觉的缘故。戈思远抬起头环视四周的人们,缓解自己的心慌。

和戈思远坐在一个高度,“地面”上的人还有五个,年龄衣着都各不相同,三男两女,面部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慌乱,似乎和戈思远一样搞不清状况。

在戈思远六人之前站着两个男青年,面貌都十分精致,只是气质迥异。

左边的那个肤色白皙,一头微卷的亚麻色短发,眼睛湛蓝,他微笑地看着这些慌乱的人们,像一个攥着零用钱的小孩子正在观察橱窗里的玩具,享受着决定该买哪个回家这种幸福的烦恼。

右边那个黑发黑眸,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束成简单的马尾,一身红色道袍,和他一身仙风道骨不符的是他正微蹙着眉,一脸不耐,并不正眼看这些人,只留一个俊美的侧脸对着人们。

“嘀——”在戈思远的脑中响起一声电子音,眼前出现了一串鲜红的数字“00:10:00”,看上去似乎是某种倒计时,不过此刻还未开始计时,在视野的左下角刺眼醒目地亮着。

声音响起时他身边的五人齐齐安静了一瞬,看来脑子里也出现了这种古怪的倒计时。

微笑的青年脸上笑容扩大,他轻咳两声,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他身上后,开口说:“欢迎各位新玩家加入惊悚游戏直播间,我是各位本场游戏的引路资深者之一,陆怀鸥。”

右边那位也转过脸,对着面前六人点了点头,简短地说:“李焱。”

他正脸全露,面对观众的时候,人群立刻又是一阵骚动,因为那转过来的另一半脸竟然有一半没有皮!

从额头到脸颊,暗红色的肌肉一条条紧密排列,随着李焱脸上细微的神情颤动着,左眼自然也是没有眼皮的,圆圆的眼珠暴露在空气中,直愣愣地瞪视前方。

李焱似乎知道这眼睛带给旁人的恐怖压力,他打了个招呼后便又微微侧头,把狰狞的左脸转回人们看不见的方向。

两名引路人都对新玩家打完招呼,陆怀鸥轻声说:“游戏规则、副本简介和直播面板使用规则应该已经都输送到各位脑中,请尽量在倒计时结束前适应情况,并且记住彼此的长相——脸盲的人只记住我和李焱的就可以——应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耽美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黑咖啡(百合abo)

黑咖啡(百合abo)

你在胡说这什么
于白兮某一天偶然听到了楼上那个oga姐姐离婚的事,那从年少起就藏在心底的爱恋猛然间不可抑制的开始了萌芽…… 温柔离异o和执着忠犬a 请注意!o有过一段很久的感情,且为男a!!
耽美 连载 1万字
少女崩坏录【慎入】

少女崩坏录【慎入】

丞汁
高考后的暑假,父母离异的何姣姣被送往乡下与爷爷同住,不想竟从此开启了崩坏之旅,被逐渐调教为合格的性玩具。 * 乡下篇:何姣姣被爷爷强奸后,逐渐成为爷爷泄欲的工具,为早日出逃主动迎合的何姣姣不幸沦为村民的玩物。 大学篇:初入大学的何姣姣被迫成为教导主任和保安大叔的性奴,恰巧此时妈妈再婚,热爱制片的继父盯上了何姣姣。 * 观看此文切勿代入三观,内含强奸、诱奸、兽交、np等,不喜勿入,随缘更新。
耽美 连载 4万字
穿成高岭之花后发现自己长了胸

穿成高岭之花后发现自己长了胸

lalaza
自割腿肉作品,目前偏好双性有奶(不一定大,但必须有)。随缘更新,尽量日更。 受是个真香作精怪。 最开始 我是个直男,尽管我有逼有奶,我依旧是个直男。 我被你上多少遍我都是个直男。 后面,悄悄张开大腿,对攻说,你不进来吗? 小花好痒,痒得都流水了。 作天作地双性受vs阳光忠犬攻(像只金毛一样。) 攻床下小奶狗,有时还会哭唧唧。 床上猛成小狼狗。 总的还是攻宠受。 攻受脑子都缺根弦,由于缺的地方不一
耽美 连载 1万字
猛男恋鞋篇:肌肉奴的堕落

猛男恋鞋篇:肌肉奴的堕落

赫尔曼狄克
当正装高管堕落成民工贱奴后,便开始了羞耻的暴露、恋鞋之旅。 曾经的正装同事,自家小区楼下的保安,附近工地的农民工,甚至自己的体育生儿子,都成为了自己的主人。 就算后来熟人也开始做奴,也比他地位更高,成为了他的奴上奴。
耽美 连载 0万字
功夫太菜了被关起来了怎么办

功夫太菜了被关起来了怎么办

落瑶
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大喊一句师傅救我,师傅凭多年来生出的强大第六感,总会像神仙一样降落在身边拯救着被困的徒弟! 尝试写一些比较轻松的文。
耽美 连载 7万字
【女攻/GB/单性】无边沉沦

【女攻/GB/单性】无边沉沦

苦海慈航
人们恶她怕她,因为她弑兄夺位,凶残暴戾。却不得不在强权铁腕下低头,伏跪在她裙边,唤她陛下。 原本埋没深宫无名的公主,一朝兵变,血洗王城,她踩着鲜血白骨登上帝位,暴君之名响彻全国,从此生杀予夺都只在她轻轻一句话间。 从前求而不得的,谪仙般的人被她推倒在龙案上,肆意亵玩。 不曾正眼相待的兄长沦为阶下囚,被锁在暗牢中等候她的临幸或折辱。 追随她的人则卑微跪倒在她脚边,虔诚地亲吻她的手背。 暴君又如何?
耽美 连载 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