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中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爱久久小说网www.newyorkwater.org),接着再看更方便。

伴随着女人酥爽的低吟,苏柏心里的苦涩却在蔓延,独占的欲望在他心里翻滚,占据了这块皮囊。

毫不留情的重重一击,直抵花心。酥麻的电流四散,措不及防之下,林阮狼狈得仰着脑袋杏口微张却吐不出一口气来,好似魂都要被撞出去了一般。

男人却不给她适应的时间,一次又一次被填满的舒爽接撞而来仿佛没有尽头,林阮嘴里发出一声声短暂骚浪的呻吟。沉浸在欲望中的女人失神地盯着两人相连的地方,看着白里透红的肉棒不断地在自己穴内进出,偶尔还会带出猩红的内里。

仅仅只是盯着,林阮就隐隐有高潮的迹象。

已经逐渐适应的快感再次猛烈地拔高,伴随着花心的狠狠凹陷,林阮吐着舌头,到达了今天的

为什么不给看?

林阮想要扯开那双手,身体却在一次次撞击中无力前倾,无暇腾出手。

稚嫩的子宫压根无力抵抗巨龙的攻势,快感堆积如山,似乎只要一场雨,天地间就会山崩海啸。意识已经昏沉一片,在快感中不知东西,但沟壑难填的欲望还在勾引着她,还差一点就能被彻底玩坏了

“碰那”甜腻的喘息声里,苏柏灵敏的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碰哪?

那个禁地吗?

被赋予了探索未知的权利似乎暗示着关系的更进一步,但激动、喜悦、恍惚到难以相信的复杂情绪下,还有另一种情绪在蔓延——猜疑。

原则一旦被打破,那么。

而现在苏柏怀疑的就是他不是

如果是十八岁的那个夏天,林阮问这个问题,苏柏一定会满心欢喜的回答是,认为林阮是要和自己挑明关系。

说来也是可笑,明明是两个最亲近的人却从来没有互通过心意。苏柏总想着会有机会的,一错过却是八年。

现在的苏柏哪怕心里再喜欢,嘴上也说不出口。

一旦说出口了,消失的八年又被谁放在心上?

林阮下一次消失又要靠等吗?

在没有任何把握留下林阮的前提下,倒不如用这根风筝线吊着林阮。

漆黑无关的房间里,苏柏坐在床边垂眼看着已经熟睡了的林阮。没有光的反射,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她在那。

然而这种认知却无法令牵着林阮的手放松下来,也许这种存在的认知就是依托着肌肤相贴的双手间热度的传递依存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菟丝子 (女/攻)

菟丝子 (女/攻)

余烬(努力填坑ing
高辣 连载 1万字
花样宠老攻

花样宠老攻

空心叶
穆衡有一个世界上最好最好最好的爱人,可是他被害死了 穆衡怎么能甘心,上天眷顾,他重生了 凭借着在末世生存三年的经验,这次由他来保护他的爱人 我的老攻我来宠 主受,1vs1,he,美强,互
高辣 连载 10万字
封魔(纯百gl修真文)

封魔(纯百gl修真文)

潜木
天道私私,以人为脂,天道戾戾,以人为器。沉寂万余年的残魂碎魄,应魔界召唤而复苏。往日的修道天才仙族叛徒,一朝重生在被至亲手足坑害而死的凡界少年将军身上。这次,她要以骷髅之体再度修成天仙,筑仙骨、入魔道,攀跃不周山、踏上天清宫,当面亲口问一问那绝情谪仙,是否多年同修之谊皆为她佯装下的梦幻泡影,日夜相伴,竟抵不过一章仙法死物。若天道不公,她便踏平这天道!
高辣 连载 30万字
【书评】落下的心音

【书评】落下的心音

卿离
高辣 连载 0万字
警花母女沦为儿子的性奴续写

警花母女沦为儿子的性奴续写

wjbaibing
公路上,一辆白色奥迪q5风驰电掣,犹如李华清现在的心情七上八下,作为一名警察,惩恶扬善是天职,可是面对自己的亲人,特别是从小就乖巧听话的儿子,难免心情复杂。李华清多 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可二十多年的从警经验告诉她,事情多半已经如她所想不可挽回了。鹏鹏怎么可能变成这样,小时候那个乖巧听话的孩子怎么可能与a市色魔联系在一起,都怨自己 ,孩子父亲走的突然,作为母亲,在孩子青春期时没有正确的疏导孩子
高辣 连载 1万字
我拐跑了冤种王爷的白月光_溪棠【完结+番外】

我拐跑了冤种王爷的白月光_溪棠【完结+番外】

溪棠
高辣 连载 43万字